宝马娱乐在线112222 > 财富讲台 > *ST华菱:国内一流钢铁企业,开启投资高回报之门

原标题:*ST华菱:国内一流钢铁企业,开启投资高回报之门

浏览次数:183 时间:2019-10-01

    2018年,受行业景气度进一步提高,公司有望继续保持量价齐升态势。预计公司2018-2020年EPS2.06元,2.65元,3.14元,对应PE为4.47倍,3.47倍,2.93倍,维持买入评级。

高速扩张遭遇行业寒冬,华菱这个“二线钢王”再次走到了危急关头。2015年,华菱钢铁净亏损29.6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6.05%,远超行业均值64.79%。2016年,钢铁市场略有回暖,华菱钢铁10月14日发布三季度预告称,公司预计 1—9 月亏损 9 亿元至 13 亿元。

    随着叠加困难时期的结束,公司现有产品恢复高盈利,与全球最先进汽车板生产企业安赛乐米塔尔的合资项目也已建成,产量业绩提升。我们预计2018年公司将实现归母利润60亿元以上。按照2月23日收盘市值,市盈率仅7.28,估值优势明显,公司已申请撤销退市风险警示,交易流动性有望进一步激活。根据2017年11月23日发布《关于避免与上市公司潜在同业竞争的承诺函》,控股股东承诺为解决同业竞争,适时注入具备280万吨钢材生产能力的阳钢资产。另外,公司仅拥有涟钢,衡钢,湘钢权益产能62.57%,68.36%,94.71%。公司规模具有上升空间。

“历史问题一次性解决。”10月11日,在华菱钢铁2016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间隙,华菱钢铁董事长曹慧泉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旗下三个钢厂置换出上市公司以后,曾经困扰华菱多年的二元管理结构问题将得以根治。

    公司近20年的发展经历了中国钢铁工业从大发展到回调再到复苏的完整周期,十五期间跨越500万吨规模技改正逢钢铁行业高景气期,企业盈利较好;十一五、十二五期间跨越1000万吨规模,达到1700万吨规模时恰逢行业下行周期,高速扩张期叠加行业下行期,两期叠加造成经营状况持续下滑,2015年、2016年由于连续两年亏损被实施退市警示。2016年钢铁供给侧改革,产能大幅出清,全行业供过于求局面彻底扭转;公司前期高投入快速扩张期也已经结束,2016年以来折旧、三费快速下降,净利润同比增长速度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业绩彻底扭转。

11年的磨合之后,双方仅存的合作项目是华菱安赛乐米塔尔汽车板有限公司(下称“华菱汽车板公司”),该项目总投资52亿元,一期工程设计产能150万吨。目前,华菱钢铁与安赛乐米塔尔在该公司的股权比例为51:49。

    走进投资高回报期,低风险高收益标的

2016年4月,湖南省国资委出具相关意见,将财信金控股权从湖南省人民政府无偿划入华菱控股。由此,财信金控与华菱集团并列为华菱控股的子公司,财信金控核心资产——湖南信托、财富证券、吉祥人寿均置入上市公司。

    公司盈利稳定,维持买入评级

错综复杂的华菱钢铁改革引发了社会各界关注。华菱钢铁在9月30日发布的报告中说明,财信金控股权划转系湖南省委省政府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巡视组关于国有资本管理体系改革的相关精神做出的积极响应,早在本次重组前即已纳入湖南省委省政府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工作安排之中。此外,该股权划转行为并非仅针对财信金控一家。

    走出叠加困难时期,业绩将根本性扭转

2005年,安赛乐米塔尔的前身米塔尔钢铁公司计划收购华菱钢铁37.175%的股份,与华菱集团并列华菱钢铁第一大股东。后因政策限制,安赛乐米塔尔入股份额减至36.67%,成为华菱钢铁第二大股东。此后,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变化,安赛乐米塔尔在华菱钢铁的股份逐步下降到10.07%。

    风险提示:下游需求及汽车板公司达产速度不及预期,公司治理等风险。

2014年,华菱汽车板公司正式投产,2015年亏损5.64亿元。对此,曹慧泉认为,达产初期亏损是一个正常的过程,主要是因为通过认证需要较长的时间,“汽车板公司发展势头比我们预料的要好”。

    1997年11月,湖南省重组湘钢、涟钢、衡钢组建湖南华菱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国内首家区域联合重组企业。1999年成立股份公司并在深交所上市。成立20年间,华菱集团经过十五、十一五、十二五期间的扩张,生产规模由200万吨增长到集团2000万吨(上市公司产能为1700万吨),产量位居全国前十;产品结构由建材为主调整为高端板材为主,曾是国内首例中外合资企业,引进消化吸收安赛乐米塔尔先进技术及管理经验,自主研发厚板技术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产品应用国内及全球多项超级工程。

历经19年的持续扩张,华菱钢铁的产能从1997年的200多万吨发展至近2000万吨。2016年,华菱钢铁生产经营目标是产钢1643万吨,钢材1558万吨。

走过整合创业20年,成为国内一流企业

除了董事长以外,华菱汽车板公司CEO、CMO、CTO都由安赛乐米塔尔委派;除少部分技术人员和操作人员从双方公司调任之外,其他人员均自外部招聘;技术、工艺流程等全部由安赛乐米塔尔提供支持。

1997年底,湖南三大钢铁企业——湘钢、涟钢、衡钢联合组建华菱钢铁,李效伟任负责人。

然而,华菱钢铁的既有格局并未得到彻底改变,双方矛盾也日渐加深。2011年,湖南证监局一份责令改正决定称,安赛乐米塔尔未按承诺提供技术支持,导致华菱涟钢一新上热连轧卷项目2010年亏损8.57亿元。因安赛乐米塔尔未按2005年的约定向华菱钢铁提供直供铁矿石,导致华菱钢铁2006年至2009年采购成本合计增加7.8亿元。

为完成这一控制链条,确保华菱钢铁改革成功,湖南下了一盘很大的棋。

对此,安赛乐米塔尔方面公开吐槽:对华菱没有实现影响力、没有进行整合,对华菱一直沿用旧有的国有决策体制也表示不满:“华菱下面的子公司都坚持自己采购铁矿石,我们不能勉强。”

按照重组预案,此次拟置入华菱钢铁上市平台的资产除吉祥人寿因成立时间短还没进入盈利期,其余资产都具有较强的盈利能力,财富证券、湖南信托、华菱节能2015年分别实现利润12.40亿元、5.56亿元和1.21亿元。

偶尔也有特例。2010 年,钢铁行业全面复苏、效益普遍提升,涟钢却亏损26.67 亿元。危机之下,时任华菱钢铁总经理曹慧泉兼任涟钢总经理,拆解涟钢近乎疯狂的贪腐乱局和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网。调查发现,涟钢领导干部、管理人员和一些敏感岗位人员的亲属和在职职工,在本地注册的各类贸易公司多达数十家,业务对象全是涟钢。当地甚至流传着“要小康,偷涟钢”的顺口溜。

如今,在钢铁板块整体置出上市公司之后,曹慧泉乐观地表示,今后,华菱集团对三个钢厂的自主权、自由度会更大,这将有利于华菱钢铁走出困境。

在这一局面下,华菱实施独特的二元分层结构。华菱总部以资本运营为主,子公司以生产经营为主,且相互独立。作为集团公司董事长,李效伟的一次讲话透露出华菱集团的弱势。2008年,三个钢厂重组10年之后,李效伟仍在内部强调:“子公司主要经营和财务数据,是总部战略分析和决策的依据,总部必须掌握。子公司应该‘责无旁贷’地提供相关信息。”

王国清表示,从目前钢铁行业的形势来看,上市钢铁企业纳入金融资产是一种趋势,此前有宝钢对韶钢松山的资产置换计划,重庆钢铁也有类似华菱的方案,但还需要证监会、国资委等监管层的批复。韶钢松山原拟出售全部钢铁资产,收购宝钢集团金融资产。今年6月,韶钢松山解释称,重组方案涉及多个金融行业监管政策及相关证券监管政策的要求和限制,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

从1997年捆绑式整合湖南三大钢铁企业上市解困,到如今整体退出资本市场,华菱钢铁19年走了一个轮回。然而,对于深陷困局的钢铁主业,这次重组并未给出明确的治疗方案。

当天, 华菱钢铁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包括关于重大资产置换在内的18个议案。根据此前发布的方案,公司现有的钢铁资产全部置出,注入预估值123.52亿元的金融资产与12.96亿元的节能发电资产,配套融资不超过85亿元。

然而,华菱钢铁控制力度弱、整而不合的问题始终未能得到解决。湘钢、涟钢与华菱的领导班子均由湖南省委组织部任命,一把手均为厅级干部,华菱对子公司的“一把手”任命没有决定权。

本文由宝马娱乐在线112222发布于财富讲台,转载请注明出处:*ST华菱:国内一流钢铁企业,开启投资高回报之门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